blog

美国可以怎样沖击香港?

香港国安法的出台並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一石激起千重浪,美國的反應尤為激烈。筆者之前提到,「除非美國今年取消獨立關稅待遇外,更以撲殺華為的規格制裁香港,否則香港經歷一番經濟震動後,社會環境沉澱下來,將有極大機會在國家的政策傾斜及協助对外政经板块的重塑下,加速摆脱疫情及取消关税协议带来的负面影响,进一步发挥香港地区金融枢纽的角色。就像2003年的SARS及2008年的金融海啸之后。」

當然,對是次立法的影響,社會乃至全球多國,仍存在不同預期。先客觀的預測美国仍可以動用的制裁武器:

1. 停止与香港各級別的交流;

2. 降低香港護照待遇級别;

3. 制裁特區政府官員或港澳辦官員;

4. 制裁在港注冊的中資机构;

5. 推動取消香港世貿(WTO)成員待遇;

6.停止向香港出口美國敏感科技。已出口的科技需要得到每年審批才能繼續使用;

7.不承認香港船隻及飛機認證而不能進出美國/國際空域/水域;

8.對港實施外匯管制,拒絕香港金融機構進入SWIFT系統;

這些方案中国应该已经考虑到,其中最大杀伤力的是限制美元汇款及進入SWIFT的措施。这个措施对俄羅斯、伊朗、北韓及其他中小型國家有效,但以中国的体量,加上歐洲也在發展自己的結算系統以及央行數字貨幣的整裝待發,美國的釜底抽薪,對香港實施外匯管制,其他国家只會更加提防万一和美国交恶后,美元结算的风险,而导致全球去美元化进程加速。

5月28號前後,人民币出現贬值,筆者認為兩道力在起作用。一是官方不再理会美国态度,加大人民幣的波幅區間,讓市場決定人民币貶值与否,减轻調控及出口压力。二是市场预期中美对抗惡化,因而沽人民币同時買入美元作避险或套利。

即使极端情況出現,香港中短期出現波動,但中長期筆者則比較樂觀。未來5年-10年,若美國積極的推動香港去美國化之下,香港將能從內地的融資中心,升級轉型多了化三個功能,成為內地的:

-全球財富管理中心;

-離岸風險管理中心;

-全球資產定價中心;

其實,若中美真的進一步脫鈎,站在美国企業,尤其高科技企業的角度,只会更慌。因為美國以舉国之力也制裁不死华为,而华为在5G领域的全球佈局已证明世界不太需要美国通訊技术。而即使已把制裁延伸到芯片製造领域,但美国在該领域的技术占比本来也只是10%左右,若仍封殺失败,其技术占比已望快速歸零。誰希望跟隨時反口的流氓合作?

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即使美国能威逼利誘欧、日、韩等国不用華為的5G,乃至另起爐灶,另立標准。三方加起來人口才十億左右,還没有中国多。而且市場碎片化,各种配套及合規流程繁瑣,5G在价格优势、先发应用优势及延展优势上遠不及中国14億的统一市场。因此該碎片化方案在南美、亞洲、非洲的市場竞争力堪憂,因此5G的竞争可以説大局已定。華為會流失一些歐美日韓用戶,但全球5G市場龍頭的位置難以撼動。

高科技領域如此,其他可替代性更高的工商貿易領域肯定亦如是,美国在特朗普的豪賭下,已押上了百年累積的信誉和软实力,不论输赢,已经付出了透支威信的代价。而未来在全球供应链中去美国化一定是大部份能有替代選擇的國家及企業的必然取向。

未來幾年,中美的貿易戰、科技战还会打下去。美國牌局才開始,只為打掉华为已押上了大部份筹码,中国卻只引而不發,連不可靠實體清單也还未落筆。

這好比韓戰時的上甘嶺之戰,或二次大戰時歐洲戰場蘇联與德國的斯大林格勒之戰,當時的美、德也输不起,一輸軍心、盟友也會轉向,整个战争便输了。可惜的是,戰線拉得那麼長,動機那麼不純正,其基本也注定赢不了。2020年的美國,也將如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