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特朗普自毀紐約IPO市場

在提出禁止TikTok及微信在美國業務後,特朗普進一步向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開刀。他表示除非這些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聘用在非中國的會計師事務所,特別是美國的會計師事務所進行聯合審計,以符合美國的監管要求,否則只能面臨退市。

現場審計權其實涉及企業運營及國家主權。不少中資企業的業務涉及國家敏感行業,其主要資料及客戶隱私的運營資料,真正會影響到國家安全。而審計師事務所能穿透到底,因此現場審計權至關重要。而中國證監會及相關監管機構一直與美國SEC進行溝通,共同探討合理的解決機制及方法。現在特朗普這種簡單粗暴的行政指令,不僅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會受到嚴重影響,美國的資本市場及不同投資機構也大受牽連。

消息公佈後,在美國上市的中國概念股普遍大跌,因為在美國要搞死中國企業的行政指令及法網下,這個交鋒中資企業很難全身而退。法律攻防戰的成本是一方面,這些企業的主要管理層浪費時間精力去做這些無生產效益之鬥爭,營運上又豈能不受影響?特朗普這次針對中資企業發起的無差別打擊,既不是開始,也不是結束,更不會是一時的心血來潮。

特朗普由2016年起便想向中國舉起屠刀。通俄門事件讓他分神了。2018年正式發起中美貿易戰,之後一直在佈置、發動這方面的工作,可以說,這些全是特朗普長期精心佈局的陰謀,等待的只是時機及政治上的需要。

大選越臨近,特朗普民調越落後,要翻盤的需求便越大,出手亦會越狠。特朗普反復向中國、向中國企業出手,一招狠過一招,便是一種狗急跳牆借題發揮的表現。中國需要高度戒備,特朗普手上沒棋之下,不排除會做出軍事冒險,更何況傷害中國企業及經濟以贏取民粹支持?

中國企業受傷,美國受傷更重。首先,未來中國企業去美國上市會越來越少。而未來一兩年,在國內業務稍具規模而又選擇到美國上市的企業更可能歸零。中國企業不會願意放棄獨立審計權而接受美國的長臂管轄,尤其美國司法獨立的神話已經破滅。而且,國內民企或多或少會與國企及地方政府有業務往來。華為被美國流氓式全方位制裁後,中國民企肯定會想到將來要怎樣證明自己與中國國企及地方政府無關,會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莫須有的關係及罪名隨時加身,面對制裁。上市為融資,做生意為求財,何必舍易取難,跨國去IPO受罪?

而即使已在美國上市者,亦有很大可能被迫陸續退市。既然美國政府對中概股的監管越來越嚴,制裁越來越無理。上市企業根本無法募集到資金,更要預留大量法律費用及聘用大量合規顧問。到了這個階段,在美國上市已變成了雞肋,其風險遠遠大於收益。多年的經營更隨時毀於一旦。因此退市成為必然選擇。

特朗普摧毀的,不是中國企業,是美國百年的基業。

當然,這對香港股市及A股市場,卻是空前難得的機遇。

特朗普自毁纽约IPO市场

在提出禁止TikTok及微信在美国业务后,特朗普进一步向在美国上市的中资企业开刀。他表示除非这些在美国上市的中资企业聘用在非中国的会计师事务所,特别是美国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联合审计,以符合美国的监管要求,否则只能面临退市。

现场审计权其实涉及企业运营及国家主权。不少中资企业的业务涉及国家敏感行业,其主要资料及客户隐私的运营数据,真正会影响到国家安全。而审计师事务所能穿透到底,因此现场审计权至关重要。而中国证监会及相关监管机构一直与美国SEC进行沟通,共同探讨合理的解决机制及方法。现在特朗普这种简单粗暴的行政指令,不仅在美国上市的中资企业会受到严重影响,美国的资本市场及不同投资机构也大受牵连。

消息公布后,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普遍大跌,因为在美国要搞死中国企业的行政指令及法网下,这个交锋中资企业很难全身而退。法律攻防战的成本是一方面,这些企业的主要管理层浪费时间精力去做这些无生产效益之斗争,营运上又岂能不受影响?特朗普这次针对中资企业发起的无差别打击,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更不会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特朗普由2016年起便想向中国举起屠刀。通俄门事件让他分神了。2018年正式发起中美贸易战,之后一直在布置、发动这方面的工作,可以说,这些全是特朗普长期精心布局的阴谋,等待的只是时机及政治上的需要。

大选越临近,特朗普民调越落后,要翻盘的需求便越大,出手亦会越狠。特朗普反复向中国、向中国企业出手,一招狠过一招,便是一种狗急跳墙借题发挥的表现。中国需要高度戒备,特朗普手上没棋之下,不排除会做出军事冒险,更何况伤害中国企业及经济以赢取民粹支持?

中国企业受伤,美国受伤更重。首先,未来中国企业去美国上市会越来越少。而未来一两年,在国内业务稍具规模而又选择到美国上市的企业更可能归零。中国企业不会愿意放弃独立审计权而接受美国的长臂管辖,尤其美国司法独立的神话已经破灭。而且,国内民企或多或少会与国企及地方政府有业务往来。华为被美国流氓式全方位制裁后,中国民企肯定会想到将来要怎样证明自己与中国国企及地方政府无关,会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莫须有的关系及罪名随时加身,面对制裁。上市为融资,做生意为求财,何必舍易取难,跨国去IPO受罪?

而即使已在美国上市者,亦有很大可能被迫陆续退市。既然美国政府对中概股的监管越来越严,制裁越来越无理。上市企业根本无法募集到资金,更要预留大量法律费用及聘用大量合规顾问。到了这个阶段,在美国上市已变成了鸡肋,其风险远远大于收益。多年的经营更随时毁于一旦。因此退市成为必然选择。

特朗普摧毁的,不是中国企业,是美国百年的基业。

当然,这对香港股市及A股市场,却是空前难得的机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