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央行數位貨幣研發繼續提速

隨著比特幣被特斯拉、萬事達等大型企業機構納入支付工具,不少國家央行正感受到日益嚴峻的數字支付工具競爭壓力。去年以來,眾多國家都在加快針對央行數字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下稱CBDC)的研發測試步伐。

國際清算銀行對全球CBDC發展狀況的最新調查顯示,截至去年底,在受訪的60多家央行裡,逾80%正在從事CBDC的研究、試驗與開發,至少36家央行已發佈數位貨幣工作進展。其中,10%國家央行已上線CBDC試點項目。

新興市場對於CBDC的研發熱情顯著,目前,包括巴哈馬、烏拉圭、厄瓜多爾、委內瑞拉、泰國、柬埔寨等國已發行CBDC,中國等不少新興市場國家則在積極開展零售型央行數字貨幣的應用測試。相比而言,歐洲、美國等國CBDC研發仍在研究實驗階段,僅有新加坡Ubin、加拿大Jasper相關研發進展稍快一步。業內人士分析,新興市場國家研發CBDC的步伐之所以快於發達國家,主要原因是不少新興市場國家迫切需要推出央行數位貨幣,有效解決本國紙幣流通受限、緩解本國貨幣匯率異常大幅波動、提高貨幣投向跟蹤能力等問題。歐美國家的貨幣決策路徑較長且決策權相對分散,比如歐美國家金融監管部門仍在討論CBDC可能引發的金融脫媒、擠兌風險等問題,導致他們在CBDC研究與機制設計方面需花費更長時間才能達成共識。

隨著比特幣日益受到民眾關注且普及度越來越高,各國央行對CBDC的研究測試開發進度將隨之提速。畢竟,這些國家都不希望比特幣使用範疇日益擴大,進而衝擊本國主權貨幣地位,因此需加快CBDC開發落地以削弱比特幣的應用範疇。CBDC若要發行成功,不但需要本國擁有良好的網路支付基礎設施與民眾移動支付習慣,還需完善的CBDC設計架構。以中國央行數位貨幣(DCEP)為例,其設計過程明確了三大原則,一是DCEP採用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對DCEP使用者進行實名制註冊,並且在使用DCEP過程中進行全流程監管;二是DCEP採取帳戶松耦合方式,因此在交易環節對帳戶的依賴度較低,能實現現金流通的點對點交易結算;三是DCEP基於100%準備金發行,並採取雙層運營模式且在運行過程中不預設技術路線,更能發揮商業銀行在DCEP運行過程所扮演的角色,有效維護金融體系的穩定;四是DCEP在中國的目標是僅替換M0,作為現金的“數位形態”。這些原則的設計,均保障DCEP的有效運營與成功落地。

目前CBDC發展勢頭仍強,認為一旦本國CBDC能獲得廣大民眾接受並形成新的數字貨幣支付習慣,比特幣對主權貨幣的支付挑戰自然會土崩瓦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