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國安法下香港移民的西遷及南下

國安法正式立法通過後,香港市民及各派意見及感受不一。筆者仿佛看見另一個大時代帷幕被拉起了。90年初香港出現一波移民潮,相信這一次將會出現另一波移民潮。90年代香港人多移民去美加英澳,這一波則可能會有一批多往東南亞而去。同一時間卻會有一批國內精英南下香港定居。而論及香港經濟,短期肯定仍有一番掙扎,但中長期而言,筆者認為香港將能夠在社會穩定之下調整好自己的位置。但大位無可避免要看中美俄三國的大國博弈情況而定。

美國的多重磨難

美國方面,其面對的混亂一波又一波。新冠確診將破三百万。而博尔顿又出書細數特朗普的負面施政,且銷售量極佳。博尔顿瞄准特朗普的竞选窗口期出這书,进行报复和政治操控的時間性掌握得極好。他摆明反特朗普而不反共和党,乃走著政治平衡,以拉攏更多共和黨人一起公报私仇。這個行徑其實再一次反映美国政治的碎片化及失效化,一些曾身在高位的政治人物居然可以打著洩露國家機密的擦邊球來搞破坏、掣肘現任總統、左右選舉、谋取私利,从而让整个国家政治陷入撕裂及空轉。美國的投票式民主制度經過这麽多年的发展,踏入21世紀其政治經濟社會民生的全方位停滞倒退,巳足夠反映本身這個制度的缺憾。

而美元、美債、美軍這個過去70多年支撐美國成為世界霸權的鐵三角亦瀕臨崩盤。美元信用過去支持美聯儲發行以百万億計美債,並讓全世界為其政府及國民的高額消費埋單。但2020年的無限量化寬鬆彷彿是一個無底深潭,美元價值還能夠維持多久?而一旦美國無力再當世界警察及各個世界組織的大哥,信用破産或不再被認同,美元的吸引力更會加快回落。美元再難獨霸市場。

國內出現的反俄聲音

國內近來出現反俄聲音。認為俄羅斯出售武器給印度是反中之舉。又翻歷史舊賬,認為中國為何別無選擇必須參與朝鮮戰爭?因如中國不出戰,朝鮮必敗,美軍極大機會兵臨中國東北。那麼,蘇聯將能以參戰為由,繼續征用中國東北的鐵路。那中国與斯大林要求蘇聯將東北鐵路交還給中國的談判將失敗。不能繼續事情。這樣,中國東北的鐵路可能到現在還在俄羅斯人手上。因此蘇联間接促成中國倉促出兵朝鮮,造成不必要的傷亡。而其後蘇联全面撤走專家及工業支援,也令中國經歷一段極艱苦的日子。

當然这些历史全是事实。但过去经验,美俄中三国,任何一国也不能同一时间开两条战线。否则形势必危。难得美国现时左右开弓,中俄欧全方位开贸易战,中国南线与印度又有潜在冲突,若北线再与俄国交恶,军力上及资源调配上绝对没有好结果。相信普京亦不会挑这个时间浑水摸鱼,只是俄国内部也有想俄中交恶的政棍及唯恐天下不亂的所謂知識份子存在。这个是大国博弈上的现实,有些气现阶段不能不忍。

中國的戰略定力

中国與美國一直不乏角力及鬥爭。2000年-2018年只能說是遭遇战与前哨战,2018年后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对峙与各出大招。美国未來5-10年,會集中力量全方位及全力打压中国這個綜合實力快速上升中的老二,之前的世界老二苏联及日本,先後被美國肢解及削去重要部位20多年。中國不想重蹈覆轍,只能成為新一代世界老大,讓美國知難而退收手。

这个時期中國不斷被挑釁及圍堵打壓,比的是内功(如經濟及工業實力)及战略定力。現時新冠確診數美國掛冠,黨爭激烈,經濟盛極看衰,整体形势顯然对美不利,但美国国及美元實力只稍為弱化而势道未减。中國要有戰略定力,繼續開放市場,並讓人民幣國際化,並把美國可能用到的棋子(如印度、香港、台灣)一隻一隻穩守住。因為時間站在中國一方。

國安法對香港經濟的影響

香港從來不缺面對經濟危機的經驗,70現代的石油危機及股災、80年代的中英談判及87股災、90年代的亞洲經濟過熱、宏觀調控及金融風暴、00年的沙士及金融海嘯、10年代的房地產調控等等。每次當大部份人以為香港必定趨於沉寂,香港卻出現起死回生。

98年金融風暴后期,特區政府入市干預。歐美媒體不少也説香港自由經濟已死,歐美大型投行會撤資等等。但最終結果,在香港金融形勢穩定後,歐美大型投行及基金等機構不但沒有撤資,反而持續加碼,繼續善用香港作為進入中國的跳板。這證明歐美由政府到資本階層,無寶不落,只看重香港的吸金及幫他們盈利的能力,政治及自由經濟等只是第二位。

若果香港不能成為金蛋,哪怕其政治及法律體系再跟足歐美,其經濟體系再自由,那些大型投行及基金也不會參與進來。換言之,最終決定歐美資金會否泊駐香港,香港社會平穩及中國經濟發展是根本。這些機構做買賣時,只要利潤足夠,現時對國安法的評擊及所謂杯葛、干預,便會煙消雲散。上面提到的98年特區政府入市干預股市事件,便是最好的例子 — 事後政府將所買回來的股票打包成盈富基金,這些投行還爭先恐後想做包銷商呢!

再看看美俄中的大國博弈互動,香港的未來經濟更多的是維繫於這三個國家如何出牌。未來回看,國安法將更多扮演一個穩定器的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