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_CN

央行数字货币研发继续提速

随着比特币被特斯拉、万事达等大型企业机构纳入支付工具,不少国家央行正感受到日益严峻的数字支付工具竞争压力。去年以来,众多国家都在加快针对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下称CBDC)的研发测试步伐。

国际清算银行对全球CBDC发展状况的最新调查显示,截至去年底,在受访的60多家央行里,逾80%正在从事CBDC的研究、试验与开发,至少36家央行已发布数字货币工作进展。其中,10%国家央行已上线CBDC试点项目。

新兴市场对于CBDC的研发热情显著,目前,包括巴哈马、乌拉圭、厄瓜多尔、委内瑞拉、泰国、柬埔寨等国已发行CBDC,中国等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则在积极开展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的应用测试。相比而言,欧洲、美国等国CBDC研发仍在研究实验阶段,仅有新加坡Ubin、加拿大Jasper相关研发进展稍快一步。业内人士分析,新兴市场国家研发CBDC的步伐之所以快于发达国家,主要原因是不少新兴市场国家迫切需要推出央行数字货币,有效解决本国纸币流通受限、缓解本国货币汇率异常大幅波动、提高货币投向跟踪能力等问题。欧美国家的货币决策路径较长且决策权相对分散,比如欧美国家金融监管部门仍在讨论CBDC可能引发的金融脱媒、挤兑风险等问题,导致他们在CBDC研究与机制设计方面需花费更长时间才能达成共识。

随着比特币日益受到民众关注且普及度越来越高,各国央行对CBDC的研究测试开发进度将随之提速。毕竟,这些国家都不希望比特币使用范畴日益扩大,进而冲击本国主权货币地位,因此需加快CBDC开发落地以削弱比特币的应用范畴。CBDC若要发行成功,不但需要本国拥有良好的网络支付基础设施与民众移动支付习惯,还需完善的CBDC设计架构。以中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为例,其设计过程明确了三大原则,一是DCEP采用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对DCEP用户进行实名制注册,并且在使用DCEP过程中进行全流程监管;二是DCEP采取账户松耦合方式,因此在交易环节对账户的依赖度较低,能实现现金流通的点对点交易结算;三是DCEP基于100%准备金发行,并采取双层运营模式且在运行过程中不预设技术路线,更能发挥商业银行在DCEP运行过程所扮演的角色,有效维护金融体系的稳定;四是DCEP在中国的目标是仅替换M0,作为现金的“数字形态”。这些原则的设计,均保障DCEP的有效运营与成功落地。

目前CBDC发展势头仍强,认为一旦本国CBDC能获得广大民众接受并形成新的数字货币支付习惯,比特币对主权货币的支付挑战自然会土崩瓦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