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歐洲淪為中美博弈戰場

發佈於

受中美越演越烈的博弈外延效應影響,歐洲板塊出現不同對中國有特定影響的標誌性事件。其中包括英法兩國相繼表態限制華為5G在當地發展,以及英國企圖以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對中國施壓而國家迅速作出反制措施。

2020年6月底到7月中,英國及法國政府曾先後表示不會回應美國排除華為5G在本國的建設。但隨後一個星期,英法打倒“昨日之我”,相繼表態限制華為5G在當地發展。

7月14日,英國政府官方網站發出公告:2021年起將禁止英國運營商購買華為的5G設備。而在2027年以前華為將被排除出英國的5G設備供應。

按文字解讀,這個決定對華為在英國的實際運營以及在歐洲的整體宣傳上是極為不利的。


但魔鬼在細節,若對細則進行研究,能看到英國政府周旋於中美大國博弈之間的老謀深算,外交關係、經濟實利及國內選票皆是面面俱到。

其實,距離2027年還有7年時間,以華為5G的公開資料顯示,最早於2018年前後已開始部署。因此,到了2027年,該批基站設備已使用10年,也接近要更新換代或淘汰的時間。而且科技日新月異,2020年不少國家宣佈已開始研發6G,七年後已不知是什麼G的年代。


而電訊市場只爭朝夕,英國電訊商亦已表示,十年內離不了華為的技術。英國這個歐洲的主要市場,華為實際上沒有失去什麼。

法國的情況其實亦大同小異。

商人逐利,英法政府逐選票,如果其他5G供應商性價比低而收費高,轉換設備又需要額外花費,現在迫不得已要向美國表態。但難保美國大選後,美國總統換屆了,民主共和兩黨在新一屆政府交接的鬥爭中無暇外雇,英法政府又在本國電訊商的遊說壓力下,事件會不了了之。

這種表態雖然短期內對華為的經濟利益沒有損失,而英法這個行為更多是向美國表忠心,但站隊的國家一旦多了,難保沒有其他中小型國家繼續行差踏錯,影響華為的全球5G佈局,乃至其它中國科技企業的海外出口。


而華為亦一改過往的隱忍,作出反制,宣佈將會收取其他5G供應商或運營商的專利費用。這個費用動輒可達數億至十數億歐元,對其他歐洲國家亦有警示作用。

至於最終是美國施予的政治壓力及英法左右搖擺所起的示範作用力量強大,還是華為表示收取5G供應商或運營商的專利費用的經濟力量加上德國堅持使用華為5G的引導力量更大,這個風向及影響仍有待觀察。

另外,是英國挑起的海外護照之爭。日前英國公佈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港人可於2021年1月起申請居留最長5年,之後再居住滿1年便可申請入籍。外交部23日表示,因應英國違反承諾,中國考慮不承認BNO為有效旅行證件,並保留採取進一步措施的權利。

《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英方備忘錄中,明文協議,持有BNO的港人不(被)賦予在英國的居留權,因此持有BNO的港人都被視為中國公民(可參照《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二中方備忘錄),中方亦明確表示會視BNO為有效「旅行證件」。

英國打破雙方共識,提出讓300萬持有BNO的港人有資格申請成為英國公民,直接改變了BNO性質,這批BNO持有人的「中國公民」身份亦已改變,有可能被視為基本法第24條第4款內的「非中國籍人士」。

之後,如果BNO持有人要重新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便必須在國家正式不承認BNO之日起,「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才會被視為香港永久居民,並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9月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太迫在眉睫,是否會將立法會選舉延至下年亦是一個延伸問題。讓為數眾多持有BNO的參選人及選民決定是放棄BNO以保留選舉和被選舉權利,或保留BNO並在明年1月向英國申請居留權,這需要讓港人有一段冷靜思考的時間。


這是英國違背了承諾及中英雙方的默契,而讓持有BNO的港人需要面臨這兩難的局面。

當然,若上述情況出現,難免涉及司法覆核乃至需要人大釋法的情況,這又是中國與英美之間可見未來另一番博弈。

兩件事件似沒有關聯,但其實只要明白中美博弈會隨美國大選逼近而加劇這條主線,便會明白其中的內聯性。

英國由政治上站隊美國,經濟上誠實地與中國合作,到政治蓋過經濟的轉變,對歐洲這個板塊有微妙而實質的影響。而中國未來對這些挑釁所作出回應的時間,亦只會越來越快於外界之預估。

中國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館,以回應美國無理關閉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一事,亦是以上博弈邏輯的延伸。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也。

blog

國安法下香港移民的西遷及南下

發佈於

國安法正式立法通過後,香港市民及各派意見及感受不一。筆者仿佛看見另一個大時代帷幕被拉起了。90年初香港出現一波移民潮,相信這一次將會出現另一波移民潮。90年代香港人多移民去美加英澳,這一波則可能會有一批多往東南亞而去。同一時間卻會有一批國內精英南下香港定居。而論及香港經濟,短期肯定仍有一番掙扎,但中長期而言,筆者認為香港將能夠在社會穩定之下調整好自己的位置。但大位無可避免要看中美俄三國的大國博弈情況而定。

美國的多重磨難

美國方面,其面對的混亂一波又一波。新冠確診將破三百万。而博尔顿又出書細數特朗普的負面施政,且銷售量極佳。博尔顿瞄准特朗普的竞选窗口期出這书,进行报复和政治操控的時間性掌握得極好。他摆明反特朗普而不反共和党,乃走著政治平衡,以拉攏更多共和黨人一起公报私仇。這個行徑其實再一次反映美国政治的碎片化及失效化,一些曾身在高位的政治人物居然可以打著洩露國家機密的擦邊球來搞破坏、掣肘現任總統、左右選舉、谋取私利,从而让整个国家政治陷入撕裂及空轉。美國的投票式民主制度經過这麽多年的发展,踏入21世紀其政治經濟社會民生的全方位停滞倒退,巳足夠反映本身這個制度的缺憾。

而美元、美債、美軍這個過去70多年支撐美國成為世界霸權的鐵三角亦瀕臨崩盤。美元信用過去支持美聯儲發行以百万億計美債,並讓全世界為其政府及國民的高額消費埋單。但2020年的無限量化寬鬆彷彿是一個無底深潭,美元價值還能夠維持多久?而一旦美國無力再當世界警察及各個世界組織的大哥,信用破産或不再被認同,美元的吸引力更會加快回落。美元再難獨霸市場。

國內出現的反俄聲音

國內近來出現反俄聲音。認為俄羅斯出售武器給印度是反中之舉。又翻歷史舊賬,認為中國為何別無選擇必須參與朝鮮戰爭?因如中國不出戰,朝鮮必敗,美軍極大機會兵臨中國東北。那麼,蘇聯將能以參戰為由,繼續征用中國東北的鐵路。那中国與斯大林要求蘇聯將東北鐵路交還給中國的談判將失敗。不能繼續事情。這樣,中國東北的鐵路可能到現在還在俄羅斯人手上。因此蘇联間接促成中國倉促出兵朝鮮,造成不必要的傷亡。而其後蘇联全面撤走專家及工業支援,也令中國經歷一段極艱苦的日子。

當然这些历史全是事实。但过去经验,美俄中三国,任何一国也不能同一时间开两条战线。否则形势必危。难得美国现时左右开弓,中俄欧全方位开贸易战,中国南线与印度又有潜在冲突,若北线再与俄国交恶,军力上及资源调配上绝对没有好结果。相信普京亦不会挑这个时间浑水摸鱼,只是俄国内部也有想俄中交恶的政棍及唯恐天下不亂的所謂知識份子存在。这个是大国博弈上的现实,有些气现阶段不能不忍。

中國的戰略定力

中国與美國一直不乏角力及鬥爭。2000年-2018年只能說是遭遇战与前哨战,2018年后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对峙与各出大招。美国未來5-10年,會集中力量全方位及全力打压中国這個綜合實力快速上升中的老二,之前的世界老二苏联及日本,先後被美國肢解及削去重要部位20多年。中國不想重蹈覆轍,只能成為新一代世界老大,讓美國知難而退收手。

这个時期中國不斷被挑釁及圍堵打壓,比的是内功(如經濟及工業實力)及战略定力。現時新冠確診數美國掛冠,黨爭激烈,經濟盛極看衰,整体形势顯然对美不利,但美国国及美元實力只稍為弱化而势道未减。中國要有戰略定力,繼續開放市場,並讓人民幣國際化,並把美國可能用到的棋子(如印度、香港、台灣)一隻一隻穩守住。因為時間站在中國一方。

國安法對香港經濟的影響

香港從來不缺面對經濟危機的經驗,70現代的石油危機及股災、80年代的中英談判及87股災、90年代的亞洲經濟過熱、宏觀調控及金融風暴、00年的沙士及金融海嘯、10年代的房地產調控等等。每次當大部份人以為香港必定趨於沉寂,香港卻出現起死回生。

98年金融風暴后期,特區政府入市干預。歐美媒體不少也説香港自由經濟已死,歐美大型投行會撤資等等。但最終結果,在香港金融形勢穩定後,歐美大型投行及基金等機構不但沒有撤資,反而持續加碼,繼續善用香港作為進入中國的跳板。這證明歐美由政府到資本階層,無寶不落,只看重香港的吸金及幫他們盈利的能力,政治及自由經濟等只是第二位。

若果香港不能成為金蛋,哪怕其政治及法律體系再跟足歐美,其經濟體系再自由,那些大型投行及基金也不會參與進來。換言之,最終決定歐美資金會否泊駐香港,香港社會平穩及中國經濟發展是根本。這些機構做買賣時,只要利潤足夠,現時對國安法的評擊及所謂杯葛、干預,便會煙消雲散。上面提到的98年特區政府入市干預股市事件,便是最好的例子 — 事後政府將所買回來的股票打包成盈富基金,這些投行還爭先恐後想做包銷商呢!

再看看美俄中的大國博弈互動,香港的未來經濟更多的是維繫於這三個國家如何出牌。未來回看,國安法將更多扮演一個穩定器的作用。

blog

博而不弈在中印,博弈藝術此中尋

發佈於

中國與印度的領土糾紛,最主要有兩大板塊,一塊是西藏南端的藏南地區,另一塊則是中國新疆與西藏唯一陸路交通較為平坦的交接之處 -- 阿克塞欽地區。而阿克塞欽地區的敏感之處,又在於其同時毗鄰印度與巴基斯坦一直爭奪控制權的克什米爾區域。

印度在南亞諸國當中,多年來一直比較霸道。亦可能近60年來,除了在中國手上吃過大虧外,對體量及國力遠遜於他的其他南亞小國,一直存在碾壓之勢。印度長期跟巴基斯坦對峙,爭奪克什米爾地區;早年吞併錫金,政治經濟上接管不丹,以能源為脅封鎖尼泊爾,武力威嚇孟加拉和斯里蘭卡影響其外交決策等等。可以説,印度從未放過任何擴張領土的機會,而美國是默許印度這個盟友以上的所作所為的,中國的持續忍讓及「不干預他國內政」則被印度視為軟弱可欺,使其更不知收斂,野心更為膨脹。

近兩年印度與巴基斯坦、中國、尼泊爾三國持續發生軍事及準軍事沖突,而且在中國轉為積極防禦的政策及行動中,印度多以吃虧收場。但印度仍不以為這是實力對比下的必然結果,反以為只是己方大意所致。2020年6月在加勒萬河谷的中印衝突中,20多個印度兵不戰而折,在高原地區凍斃,反而激出了印方軍方好戰的性格,企圖三面出擊。其戰略判斷的確令人費解。

網上不少人說,近年中國和印度經濟貿易往來持續增加,雙方磨合越深的經濟利益會更好化解邊界分歧。這個觀點忽略了印度奇葩的民族性,恰恰相反,在普遍印度人的眼中,兩國經濟往來的加深,由於印度是貿易進口遠高於出口,中國人必然更為受益(這有點像美國人的思維),印度因此有更強的籌碼及談判能力跟中國博弈及討價還價。

有跟印度人商業及民事往來過的人可能都有一些經驗,就是印度人在談判上比較難纏,誇張點說,商業上他們能跟對手軟磨硬泡幾小時只為了百份之零點零幾的差價。而一旦讓印度人掌握心理上的主動權,摩擦以至談判破裂是很經常發生的結果。

再看環球政經的歷史,經濟的深化,即使在互惠互利的基礎上,從來不能化解民族及政治及宗教理念的分歧,否則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便不會爆發了。尤其當年歐洲各國的貿易融合程度已相當密切。因此,今天中印的對峙,與1962年沒有本質區別,皆由於印度自我膨脹,並得到美國有限度的支持,加上美國出台錯誤評估中印軍力的報告以作煽動,使印度更深化其慣性的戰略錯判,認為中國面對多方壓力不敢亦不會反擊印度,從而變得極為盲目冒進及具攻擊性。這個時候若中國不採取果斷措施,當頭棒喝,將會後患無窮,惹來兩國更大的兵災。

有朋友認為,中國要開打,也應挑菲律賓、越南等小國,甚至台灣地區。但「以大欺小」之下,國際輿論和歐美的外交壓力,似乎亦是另一場更難纏的仗。

與印度開打則不同。中印國土面積及人口相當,出現沖突乃至有限度的戰爭,沒有人會以為中國以大欺小。而一直受印度欺壓的多個南亞小國,外交不能算完全獨立自主。以斯里蘭卡為例,該國本想與中國在一帶一路中合作,但在印度海軍及外交壓力下,只能一拖再拖。

叢林博弈理論當中,一如地殼的板塊移動,一塊動,整體也動。1962年中印戰爭後,中國和巴基斯坦於1963年亦成功達成邊界勘定。因為這戰下來,巴基斯坦終於清楚印度根本不是中國的對手。中國有足夠實力制衡印度。敵人的敵人是朋友,中巴關系開始加深,兩國迅速劃定邊界,而且逐漸發展成為鐵桿的盟友關係。

尼泊爾情況更慘。印度一直想吞併尼泊爾。2015年印度以全方位禁運的方式,陸、空域封鎖尼泊爾。近期更直接把公路修到尼泊爾境內。尼泊爾被印度在政治、經濟、移民上滲透得太厲害。如果中國不積極支持尼泊爾,尼泊爾不難步錫金和不丹的後塵被印度蠶食吞拼。而中國最具體支援的辦法,就是對印度采取強硬態度,為尼泊爾分散戰略壓力,同時讓尼泊爾境內的反印勢力知道,印度並非不可對抗。

由於印度採取西方投票式的民主制度,國內不少產業又受歐美資本直接間接控制,加上受英國統治兩百多年,西方國家會認為印度是他們在亞洲更好掌控的代理人。因此即使印度吞並錫金,控制不丹,威脅孟加拉、斯里蘭卡等,甚至其總理穆迪屢次做出縱容種族屠殺、打擊異教徒等反人類行為,西方上至政府政黨,下至媒體也只是視而不見。

因此南亞多國其實也希望中國能制衡一下印度的擴張野心。中國能夠對印度挑釁作出幹凈利落的反擊,他們才有可能相信中國會在印度損害其利益時,施以援手。這樣一來,一則既有助中國打開南亞的合作格局,二來印度將面對這些飽受欺淩的小國的據理反抗,印度多點開花,又不能真的四處開打,反而能理性回到外交桌談判,維持南亞的和平穩定。如此,美國再要煽動印度挑戰中國,便一如1962年中國大捷後,是另一個60年不為所動了。

blog

以戰止戰的中印邊境博弈 (一)

發佈於

中印在邊境西線加勒萬河谷發生了衝突。事件的觸發點是印方沿中印邊境流向的什約克河(DSDBO)修建戰略公路,改變中印邊界的現狀,並企圖繼續向中國境內的加勒萬河谷修建。中國要求停止該工程無果,因而發生對峙,之後更升級為雙方人員以冷兵器對戰,導致目前印方數十名人員出現傷亡。

這場衝突其實又是另一次叢林博弈之下的事件。在中美鬥爭升級的情況之下,印度本身也想藉勢擴展印方在中印邊界的實際操控區域。而美國也想在亞洲有一個代理人,一個推手,一起圍堵中國,分散中國的精力,並為中國帶來南端的戰略壓力。因此2016年美國在南海以菲律賓為推手搞事失敗之後,其重返亞太的戰略,便變成了拉攏印度入局的「印太戰略」。

印度人一直自以為是美俄以外世界第三極的大勢力。因此對中國一直保持天然的敵意。 2017年中印軍隊洞朗對峙事件,便是在以上的背景及博弈心態之下所造出的失敗動作。這次在中印邊境(洞朗)主動挑釁中國,所收穫的成果,是中國的西部戰區名正言順將軍事人員、資源及駐紮營地大幅向前推進至離邊界極近之地。印度面臨的軍事壓力反而更大。也可以說,印方因此也老實了三年。

2020年,中美的貿易戰、科技戰的不斷升級,乃至新冠疫情的突然爆發,讓印度以為又窺到了機會。加上特朗普政府的煽動,讓印度膽子越來越大。 2月中旬,印度海關以載有能製造導彈的裝置為理由,於印度西部的坎德拉港扣押了一艘中國香港的貨輪。而在該扣押事件發生不久,特朗普便突然對印度進行首次訪問。這造成某種外交潛台詞,一是印度信任美國的情報,因而不惜挑釁中國; 同時美國堅定站在印度一邊,特朗普更明言,會「提供最好最令人生畏的武器」。如此一來,中印脆弱的信任變得更脆弱,而印度也變得騎虎難下。

同時,美國也不斷鼓動印度誤判形勢。包括發表劣質而低智的研究報告,認為中國西部戰區的兵力遜於印度、印度的軍備在美國的支持下優於中國、中國面對台海及太平洋的壓力下不敢開展南邊與印度的戰線等等。居然也能讓印度軍力相信。當然,印度本身在新冠疫情的衝擊及世界經濟轉趨惡化下,經濟大幅下滑,也面對內外不同壓力。其實也有有誘因將矛盾轉到與外界的衝突當中。

加勒萬河谷軍事衝突因此在意料之中發生。

網上不少人認為中國在面對疫情、環球經濟下滑及美國施加的多方壓力下,既然印度目前不是中國的核心對外方向,是否應該在解決以上那些更重要的事情之前,韜光養晦,可忍則忍。

在叢林博弈觀點下,尤其在美國不斷唆使中國週邊的大小勢力挑釁中國的現實中,不能存在姑息印度小塊蠶食的想法。

當局勢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尤其多方壓力疊加的時候,很多表面上不利的因素,反而可能成為活棋,變得有利。很多平常不應該做的事,反而應該去做。才能防止後面與對方出現更大的衝突、損失、戰略誤判。

印度是一個奇葩的國家。 1962年與2020年的情況有點相似: 印度同樣以爲自己是繼美俄後綜合實力最強的國家;印度當時的領導人尼赫魯與現在的莫迪同樣比較強勢及擁有迷之自信;中國同樣處於幾個方向的國際及國內壓力當中。當年中國一戰長驅直入首都新德里,打得以印度為首聯合多國的軍隊毫無抵抗力。換來了60年的和平相處。

過去60年的歷史證明,印度並非與鄰為善的國家,看其吞併錫金,壓制不丹、尼泊爾、孟加拉、斯里蘭卡等小國,長期軍事打擊巴基斯坦等行為,便能明白,只要中印邊界問題不解決,印度便不會停止小動作。但完全按照印度的提案劃分中印邊界,則中國在戰略規劃、民族情緒、經濟利益等考慮,也不可能答應。

因此,簡單來說,中國必須提早遏制印度的野心。若果需要動用軍事武力展示能力的話,南方亦是一個比台海更好的方向。這既能阻嚇美國的鷹派/軍事衝動派及中國週邊企圖抽水的小國,同時印度挑釁犯境在先,也能令中國站穩國際的道德及輿論高地上,減輕美國拉攏西方國家聯合抵制的壓力。

能戰,才能止戰。

blog

美國的動亂,中國的地攤經濟及外匯佈局

發佈於

中美的較量,隨著貿易戰、科技戰(封殺華為)、防疫戰的深化,不斷見真章、見高下。在處理經濟問題及團结內部思想上,中國可謂手段靈活而又能集中巨大資源,貫徹既定方針及路向。美國則在特朗普的折騰下,把眾多好牌打爛。

踏入6月,美國因黑人George Floyd遭警察施暴致死事件,爆發了全國性的示威,是十足的一次黑天鵝事件。而特朗普在应对是次突发性群体事件上,又用上了极限施压这招。可惜後果如火上加油。因為美国以实力(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做后盾,对外使用这招,其他國家只能屈服。可是現時衝突事件發生在美國國內,国家实力能发挥的作用便很有限了。尤其不能以強硬軍事打擊做終極手段。只施以壓力而不懷柔,反作用已相當明顯。

特朗普的强硬言论,非但不能镇慑美國群眾,反而加剧暴乱。而且他一貫不認錯,只把责任推卸给地方政府、推卸給民主党,甚至推卸给俄罗斯、中國。執筆之時,具體局勢有緩和跡象。但對民意的撕裂、經濟的損耗、疫情的加劇,將會在第二季的經濟數據中反映。

反觀中國,成都市政府率先推廣地攤經濟。鼓勵小商販經濟的推廣。在市容上來說,多了亂哄哄的場面,這個是不漂亮的。但成都兩個月內增加了十萬個就業崗位,而且能有效去庫存(本應銷往外國的訂單及產能),增加工業生產及國內消費。因為民衆沒有失業及有收入才敢放開消費,而且經濟不景而對政府衍生的怨氣亦會下降。當然地攤經濟不是萬能藥,始終有人是賺不了錢,但讓消費者及商品提供者兩蒙其益,減少中間人環節(特別是地產商),在這惡劣的環球經濟情況下,這是靈活務實的表現。

而在資金及外匯管理環節,國內政府也非常務實。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為了國家的金融穩定及安全,國家不同部門這幾年對外匯管制越趨嚴格。外匯管理局、央行、銀監及發改委等不同部門也對資金進出國家有比較嚴格的規定。過去多年約定俗成的一些貿易及投資出入境方法,由不違規的操作已直接變成違規,需要處以罰款及公示。這對很多金融機構來說,在這些轉折期間,在合規操作上出現漏洞而被罰款,也算是無奈之舉。

中美較量越演越熱。疫情加上美國無限量量化寬鬆政策,中美兩国也面對嚴峻的經濟情勢。中國以重防疫、擴就業、減稅費、管外匯等方法調整。筆者認為這些做法正確而王道。美國輕抗疫、印銀紙、武力鎮壓示威人士、逆全球化等美國優先方法倒行逆施。孰優孰劣,很快便見知曉。但国内企业乃至在香港上市的企业在在外汇结算及资金进出上,要理解国家的政策调整,在了解相关政策更新及合规流程的调整上要更留意。

blog

美国可以怎样沖击香港?

發佈於

香港国安法的出台並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一石激起千重浪,美國的反應尤為激烈。筆者之前提到,「除非美國今年取消獨立關稅待遇外,更以撲殺華為的規格制裁香港,否則香港經歷一番經濟震動後,社會環境沉澱下來,將有極大機會在國家的政策傾斜及協助对外政经板块的重塑下,加速摆脱疫情及取消关税协议带来的负面影响,进一步发挥香港地区金融枢纽的角色。就像2003年的SARS及2008年的金融海啸之后。」

當然,對是次立法的影響,社會乃至全球多國,仍存在不同預期。先客觀的預測美国仍可以動用的制裁武器:

1. 停止与香港各級別的交流;

2. 降低香港護照待遇級别;

3. 制裁特區政府官員或港澳辦官員;

4. 制裁在港注冊的中資机构;

5. 推動取消香港世貿(WTO)成員待遇;

6.停止向香港出口美國敏感科技。已出口的科技需要得到每年審批才能繼續使用;

7.不承認香港船隻及飛機認證而不能進出美國/國際空域/水域;

8.對港實施外匯管制,拒絕香港金融機構進入SWIFT系統;

這些方案中国应该已经考虑到,其中最大杀伤力的是限制美元汇款及進入SWIFT的措施。这个措施对俄羅斯、伊朗、北韓及其他中小型國家有效,但以中国的体量,加上歐洲也在發展自己的結算系統以及央行數字貨幣的整裝待發,美國的釜底抽薪,對香港實施外匯管制,其他国家只會更加提防万一和美国交恶后,美元结算的风险,而导致全球去美元化进程加速。

5月28號前後,人民币出現贬值,筆者認為兩道力在起作用。一是官方不再理会美国态度,加大人民幣的波幅區間,讓市場決定人民币貶值与否,减轻調控及出口压力。二是市场预期中美对抗惡化,因而沽人民币同時買入美元作避险或套利。

即使极端情況出現,香港中短期出現波動,但中長期筆者則比較樂觀。未來5年-10年,若美國積極的推動香港去美國化之下,香港將能從內地的融資中心,升級轉型多了化三個功能,成為內地的:

-全球財富管理中心;

-離岸風險管理中心;

-全球資產定價中心;

其實,若中美真的進一步脫鈎,站在美国企業,尤其高科技企業的角度,只会更慌。因為美國以舉国之力也制裁不死华为,而华为在5G领域的全球佈局已证明世界不太需要美国通訊技术。而即使已把制裁延伸到芯片製造领域,但美国在該领域的技术占比本来也只是10%左右,若仍封殺失败,其技术占比已望快速歸零。誰希望跟隨時反口的流氓合作?

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即使美国能威逼利誘欧、日、韩等国不用華為的5G,乃至另起爐灶,另立標准。三方加起來人口才十億左右,還没有中国多。而且市場碎片化,各种配套及合規流程繁瑣,5G在价格优势、先发应用优势及延展优势上遠不及中国14億的统一市场。因此該碎片化方案在南美、亞洲、非洲的市場竞争力堪憂,因此5G的竞争可以説大局已定。華為會流失一些歐美日韓用戶,但全球5G市場龍頭的位置難以撼動。

高科技領域如此,其他可替代性更高的工商貿易領域肯定亦如是,美国在特朗普的豪賭下,已押上了百年累積的信誉和软实力,不论输赢,已经付出了透支威信的代价。而未来在全球供应链中去美国化一定是大部份能有替代選擇的國家及企業的必然取向。

未來幾年,中美的貿易戰、科技战还会打下去。美國牌局才開始,只為打掉华为已押上了大部份筹码,中国卻只引而不發,連不可靠實體清單也还未落筆。

這好比韓戰時的上甘嶺之戰,或二次大戰時歐洲戰場蘇联與德國的斯大林格勒之戰,當時的美、德也输不起,一輸軍心、盟友也會轉向,整个战争便输了。可惜的是,戰線拉得那麼長,動機那麼不純正,其基本也注定赢不了。2020年的美國,也將如此。

blog

1997年前的移民潮,會在香港重演嗎?

發佈於

2020年的確是眾多歷史轉折的1年。5月21日,全國人大發言人公佈,本次人大會議議程包括授權人大常委會就國家安全在香港實施進行立法,範圍包括分裂國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外國干預及恐怖主義行為等。而該《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會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並在港實施,毋須經過香港立法會立法過程,香港國家安全問題部分得以一步到位實現。

Hong Kong Sunrise, View from The peak, Hong Kong Not Released (NR)

5月22日,人大的審議中列明,「中央人民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另外,草案還列明「行政長官當就香港特別行政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職責、開展國家安全推廣教育、依法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等情況,定期向中央人民政府提交報告。」

消息傳出後,反應兩極。經濟方面,香港股市單日下瀉近1,400點。但港匯只稍為偏弱。其中地產股跌幅最大,多隻龍頭地產股跌幅近10%。黎智英的壹傳媒於5月21日上午暴跌25%,全日跌28%。資本市場觸覺敏感,部分春江鴨更心知香港中短期的板塊將會出現什麼變化。而週一(5月25日)港股已喘定,恐慌未如部分人所形容的慘烈。香港後續的經濟及股市表現,不在香港的政治勢力或不同顏色的鬥爭,而在於中美的大國博弈。

美國政府上下對於是次<港版國安法>反應強烈,揚言會做出種種反制措施。但美國對港最大的制肘是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2019年,美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狀態而決定是否維持香港根據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所享有的獨立關稅區等特殊待遇。若取消該待遇,的確會對香港經濟造成打擊,削弱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這亦是香港反對派有恃無恐,認為國家會投鼠忌器不敢作反制的戰略性錯判。

美國其實也有為難的地方。香港是少有每年能為美國貢獻數百億貿易順差之地區,有大量美國公司及公民(超過8.5萬)在香港運作。取消獨立關稅待遇,能打擊香港,同時也打擊美國企業。當然,作為連接中國與西方之間的通道,香港承接了大量從中國來的轉口貿易,打擊香港對中國經濟也有一定傷害。但改革開放40多年,香港的視窗功能巳很大程度分散到整個中國的沿海地區,而且香港的GDP今時今日能占中國的比重已不大,因此對內地經濟的損害亦早已不如90年代。

由於美國手上的牌越打越少,這番又出奇不意,美國的對港策略短期內難免會舉棋不定,是政治上借機敲打中國,還是保留經濟實利,留待準備更充足時才打出這張牌,會形成複雜的博弈考慮。

除非美國今年取消獨立關稅待遇外,更以撲殺華為的規格制裁香港,否則香港經歷一番經濟震動後,社會環境沉澱下來,將有極大機會在國家的政策傾斜及協助對外政經板塊的重塑下,加速擺脫疫情及取消關稅協議帶來的負面影響,進一步發揮香港地區金融樞紐的角色。就像2003年的SARS及2008年的金融海嘯之後。

香港有很多不同國家的利益存在,即使是西方,撇除美國,歐洲多國也有其不同利益點在香港。而近幾年美國四處樹敵施加長臂管轄及制裁,也已經把自己的號召力及影響力切割得越來越輕。而面對新冠疫情的打擊及總統選舉後的經濟困局,美國對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是否會持續施壓,暫時仍是未知之數,因此不用太悲觀。

回歸之後,香港社會紛爭不斷。背後一個根本原因,是治港各方掉落了英國人臨走前所設的制度陷阱,並一直在該套規則中處處被動行事,因此只能見招拆招,卻不能去除瘀傷,形成各方的合力。

英國的政治智慧極高。窺其成功之處,要看其坐莊時曾經做過什麼,而不是聽其宣傳說了什麼。當然也要過濾其撤出所在殖民地前10年所做,因為當中有其「不可名之」的政治博弈佈局,非正常坐莊之所為。60年代至80年代,是香港經濟火速起飛的30年,看英國政府這30年賦予港督怎樣的許可權,這些港督又以怎樣的機制(行政、立法、治安等)治理香港,則能從中學習到其成功治港之精髓,亦是香港這次轉折之後應循之路。

觀乎澳門,2009年國安法實施之後的進步有目共睹。觀之香港,今亦不需太多悲觀揣測。

blog

知識世界中的區塊鏈

發佈於

教育是世界上最傳統的產業之一。在中世紀,學歷是區分貴族與普通人的關鍵。不過,亦正正是學歷的重要性驅使教育界採用區塊鏈技術。由於必須驗證學術證書的真偽,因此大學和其他行業都花費大量時間手動處理,過程更嚴重依賴紙質文檔。這將通過創新的區塊鏈技術來改變。

2017年,索尼宣佈與IBM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他們將使用區塊鏈來保護學生記錄。該平臺允許教育工作者交換有關學生學歷和成就的資訊。索尼雄心勃勃地將所有教育機構列為潛在客戶。索尼全球教育部總裁Masaaki Isozu更表示,在資料安全時代,“教育領域也不例外”。

除了科技巨頭,Learning Machine也擁有相同的願景。它與MIT合作開發了基於區塊鏈記錄的開源標準Blockcerts。作為一種開源軟體,它可以驗證學歷,專業證書,員工發展和公民記錄。其非商業性質讓它一直保持著一個可持續發展和值得信賴的社群。

在MIT作為主要支持者的情況下,Learning Machine在MIT完成了其系統測試。MIT亦已開始為其畢業生頒發電子證書。他們已在系統重新創建證書的外觀,但添加了一個用於驗證的透明資料層。此後,MIT使用Blockcerts創建了證書驗證網頁以供學生和顧主使用。

然而,Learning Machine的雄心並不止於MIT,它已擴展到馬爾他。馬爾他因此成為第一個在其教育系統中實施區塊鏈憑證的國家。它幫助創建了這些證書的管理框架,並在憑證中強制添加了人類和機器都可讀的中繼資料。由此,馬爾他人可以使用革命性的區塊鏈技術方便地存儲,證明和分享其憑證。 改變傳統產業絕非易事,但區塊鏈已經做到了。讓我們一起靜候知識世界的下一波變

blog

特朗普,你迫不死華為!

發佈於

美國工業與安全部5月15日宣佈新規定,要求「使用了美國的技術或設計的半導體晶片廠商出口給華為時,必須得到美國政府的出口許可證,即使是在美國以外生產的廠商也不例外」。

這條美國法例不只限制美國企業,全球企業只要在產品中使用了哪怕一點兒美國技術,向華為出口時都需要許可證。這裡所指的技術,包括任何起源於美國的軟體,包括曾經是美國的技術但巳被外國企業收購(如ARM)的技術,甚至會包括起源於美國但已開源並由全球工程師持續義務完善的x86架構等等已無專利規限的技術。

這種長臂管治,已經超出了任何世貿(WTO)及講市場經濟自由貿易國家的法律及道德底線。就是一個目的,封殺華為。

而中短期目標,是讓美國有「理由」禁止全球最大晶片代工廠台積電向華為旗下的海思半導體供貨。

華為之所以被美國傾國之力針對,皆因華為的確是個奇跡。它是在美國的眼底下不知不覺地讓美國落後了。而其多項成就和中國的發展有其共性,就是小步快走,低調幹實事,在美國未及針對前就已經崛起。我們見到華為在5G領域領先全球,其實在4G時代華為已經悄悄超越所有對手了。而晶片領域,2018年世界所有專家也說十年內華為不可能追近美國水準。2年時間,華為麒麟系列晶片巳直逼美國高通等大型廠商(如高通的驍龍系列)。更重要的是,華為是互聯網通訊起家的全產業鏈公司,它從應用層開始,一直做一直優化、延展,再做到最艱苦的技術底層乃至築構了生態圈。可以說,全球沒有一家公司能像華為這樣,一家公司從應用層、底層、生態圈通吃,而且全具競爭力,根基實,深化度及擴張性非常強。

製造晶片是極難的工藝,這是一個高度複雜的系統工程。你可以想像,晶片的結構在萬倍的電子掃描鏡下,就有如縱橫交錯的天橋及高速公路。但這些高速公路,實際上只有髮絲的萬分之一的寬度。

而生產晶片,分工也極其講究。尤其隨著晶片功能擴展越快,其複雜性亦倍增。以建築上的分工為例,建築工程分為設計圖紙和施工隊,晶片生產也會分為設計與製造兩個部門。

負責設計晶片圖紙的,可稱為晶片設計公司。華為海思,高通(美國),聯發科(臺灣)等是其中幾個巨頭。晶片設計公司只負責畫設計圖紙,不負責生產製造。生產部份需找晶片代工廠生產。而負責將圖紙落地的晶片代工廠,就像建築工程中的施工隊,需要按照圖紙的設計,忠實地將房子建好。全球最頂尖的晶片代工廠是台積電(臺灣),其產出規模和技術含量全球無出其右。

因此,美國強制台積電不能向華為供應晶片。是要讓華為海思的設計,只能停留在圖紙階段,而隔絕所有代工廠不能落實其最新生代的晶片的生產。

內地最大的晶片代工廠中芯國際已在急起直追。美國壓力越大,國內的資源及訂單,尤其華為的訂單越密集。中芯國際已實現了14納米晶片的量產(雖然產量到2020年底時仍有極大缺口),並已向7納米晶片邁進。更重要的,是這批7納米晶片並不依賴現時最先進的EUV光刻機,並估計年內可以量產。可以說,這批7納米晶片是去美國化的,技術及機器設備上已高度脫離美國制肘。

14納米制程工藝的晶片,現在主要應用在中低端手機,而家電、車載、IOT等電子設備,亦普遍使用這類晶片。舉個例子,中芯國際14納米便給華為代工了麒麟710A晶片,良品率高達95以上。這保證了即使台積電斷供,華為也不致「芯髒」停頓。當然,效能會打折扣,能取得的量也受到限制。

現在,華為仍有120天期限向現有供應商追加訂單,以作庫存。之後將會是這場狙擊戰華為最黑暗時刻,能否延續其晶片生命線,有賴中芯國際、武漢弘芯、華虹半導體等國內晶片代工廠友好的發力,添置生產線、增加產量、去美國化的技術置換等等。而國企主導的基金亦已在5月15日表明會為中芯國際增資22億美元。

華為並不是一個企業在戰鬥。只要華為捱過這段艱苦期,死不了,美國逼死的,將會是美國的高通、思科、Intel等晶片巨頭,以及臺灣二線的晶片代工廠,因為特朗普已為這些公司去除了中國這個市場的需求,製造了多個迫不得已要拼死戰鬥的中國晶片巨企。

blog

數碼經濟的特徵及應用

發佈於

數碼經濟是互聯網上發生的所有經濟交易的一個統稱,廣泛牽涉人工智慧、機器人、物聯網、自動駕駛汽車、3D列印、區塊鏈、生物技術等科技在大資料環境之下的緊密互動、運作極為複雜。智慧化的社會發展模式及經濟結構為社會帶來顛覆性的改革,專家更指出上世紀末開始全球已踏入受數碼化推動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綜合而言,數碼經濟具有以下三類特徵:

第一是去仲介化,互聯網的應用令生產者無須經實體店擺賣,令顧客與生產者之間的距離快速拉近,無需再經過中間的多層分銷,增加企業的運作效率和降低企業成本,同時令消費者在足不出戶的情況下購物,並享受更低廉的價格。 例如淘寶和亞馬遜等網上購物平臺的營運模式已經令它們成為數一數二的網企。

第二是共用經濟、互聯網和行動通訊技術的應用容許人們把閒置的資源轉讓,並從中圖利,形成以線民協作為核心動力的「用戶對用戶」(C2C)商業模式,帶動供給端能力釋放,透過物聯網發酵,達到快速廣泛的媒合,例如Uber透過應用程式快速把駕駛者的閒置時間和車輛分配給使用者。對使用者來說,不僅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市場資訊透明度、建立市場供需,同時也為企業建立了使用者的行為大資料庫,有助於未來針對使用者的需要,提供更多元化服務。

第三是大眾化,互聯網經濟令眾創、眾包及眾籌出現。這些運作模式建基於企業於互聯網提出要求,然後合適的普羅網眾群策群力,籌集理念、勞動力和資金,協助企業實行目標,例如中國的創意功夫網讓有短期設計需要的企業在其網頁尋找眾包設計服務,大眾化的模式促進了發明創新、工作外包及籌募資本的發展。

以上三類特徵令數碼經濟的應用非常廣泛,大家常用的社交平臺Facebook、共用單車Loco Bike、房屋租住平臺Airbnb和網購平臺HKTV Mall其實都是屬於數碼經濟的一部分,可見數碼經濟已經與大家的生活息息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