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企業品牌爭相加入 元宇宙展現推廣潛力

發佈於

元宇宙的概念是打造虛擬現實的世界,在如今技術尚未發展成熟的情況下,距離全民元宇宙願景尚有一段距離。然而,已經陸續有品牌登陸元宇宙,打造自己的品牌「旗艦店」。近日,Gap、Nike等重量級品牌相繼投入元宇宙開店試水溫,在當紅的數位世界尋求新的行銷和賺錢管道,到底現在的元宇宙有甚麼商業價值?

對時尚品牌、玩具業者和其他企業而言,使用者利用數位分身與人互動,已是商業界積極開發的新領域。他們投入開發元宇宙不外乎是為未來產生的新經濟模式做好準備工作。一些企業打造僅存在於虛擬世界的產品,透過非同質化代幣(NFT)持有,另有些企業則開始收購虛擬房地產。例如在網路世界The Sandbox裡面,逾七成的土地被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商幣安(Binance)、遊戲業者Atari等企業買走。

儘管如此,現階段的元宇宙幾乎難以為企業帶來巨大利潤,主要是元宇宙的流動用戶仍處於低下水平。雖然許多公司試圖涉足在元宇宙裡作生意,但主要活動仍以能在現實世界獲利為主的行銷活動。明星、歌手可能舉辦虛擬平台音樂會,藉此幫自己的專輯宣傳,服裝品牌業者參與虛擬時尚周,希望帶動消費者對最新產品的興趣。因此,一個嶄新的市場推廣途徑應運而生,甚至跟本不需要甚麼大型推廣活動,單是某大型連鎖品牌加入元宇宙的新聞已經大搏眼球,大眾關注度直線上升。

部分行銷活動也搭配賺錢的商機,以美國服裝零售商Gap為例,2022年1月該公司開始以NFT型式銷售數位連帽衫,藉由在元宇宙領域進行嘗試,作為日後發展的評估。Gap表示,首批NFT的連帽衫推出後即銷售一空,隨後又在4月發布更多款式,以及在6月推出另一套NFT。Gap與設計NFT的藝術家在每轉售一次即可抽成售價的10%。

目前來看,元宇宙已化身一個很有效的宣傳渠道,無論是企業、明星、創作人都在利用元宇宙的熱潮進行推廣及打造正面形象,有品牌選擇推出NFT乘勝追擊,反應亦比預期中熱烈。展望未來五年,在元宇宙正式步入成熟階段前,會有更多品牌發展數字領域為一個推廣手段,把握虛擬世界的無限商機。

blog

元宇宙融入大學課堂

發佈於

從2020年疫情開始至今,疫情的發展和反覆對群眾生活、社會經濟、國際政治等各個方面都造成了影響。在教育方面,疫情導致學校停課,教師只能通過改變傳統的面授課堂的教學模式,向學生傳授知識。疫情開始以後,大部分的課堂都以視像網課的方式進行教學,學生在課上一般無須打開攝像頭,只需要看著螢幕接收學習內容。在這種情況下,老師和學生之間缺乏雙向的互動,教師亦都難以清楚學生對所學內容的瞭解程度。為此,最近香港大學工業及製造系統工程系的講師吳家龍博士和導師黎慧婷嘗試通過在元宇宙開設課堂,讓學生可以用虛擬角色在元宇宙中 「親身」在課堂上學習知識,發表意見,和其他人進行互動。

現今大部分的學生都熱衷於在不同遊戲裡的虛擬世界中游走。吳博士表示將元宇宙應用於教學上,這種將遊戲世界裡的不同元素放入課堂中的方式,可以使教學變得「遊戲化」。相比於視像網課的教學方式,元宇宙課堂這種突破性的教學方式可以令教學變得更有趣味性,從而提高學生的專注力,引導他們在元宇宙課室這個「第二世界」裡面自主地探索並學習新知識。另外,吳博士發現學生們在元宇宙完成的小組作業的合作效果會比一般網課的效果更佳。但是,進入元宇宙課堂需要虛擬實境(VR)裝置,同時,在應用時應考慮長時間佩戴VR裝置對健康問題的影響。

從學生在元宇宙課堂的表現上來看,吳博士認為學校未來可以嘗試建立一個基於虛擬空間的教學平臺,將課堂帶到元宇宙裡面,然而不是所有學科都可以應用這種教學模式,學校應該謹慎選擇在元宇宙教學的科目。如今已經有香港院校開設先例,率先試用元宇宙教學模式,而且成果在目前來看令人相當滿意,提高了學生的興趣及注意力,變相提升學生的學習能力。由此看來,元宇宙已經展現出在教育領域上的優勢,但仍然受一定條件限制,如課堂種類、硬件設備等影響。總括而言,元宇宙發展對教育的影響仍然是十分樂觀,有望改變整個教育體系。